记忆中的年

书海 02-15 阅读:2346 评论:0

  

微信图片_20190215212525.jpg

时间一晃而过,又到了开工的日子,这个年过的好快!好多年没有在老家过年了,亲人,亲戚朋友都很少走动了,年味慢慢的淡的像水一般。

    

    小的时候,总是盼望着过年,从腊月二十开始,每一天都是充满着期待,镇子上,大街里,人们的脸上洋溢着喜庆,叫卖声四起,色彩斑斓,热闹沸腾,到处弥漫着温馨。

  腊月二十三,祭灶神,带着做好的干粮,灶神上天言好事,下界降吉祥。妈妈开始忙活着蒸几锅大馒头,豆沙包,咬一口黑糖包,黑糖慢慢的流出来,那叫一个甜,一个美,幸福,能吃到这个感觉真够美味。记忆里最难忘的是,有几年,老爸和村里的几个大人们,在村口支起几口大锅,一天到晚的给村里人杀猪,赚点过年的钱,几个人合伙将大年猪,五花大绑在长条的木凳上,熟练的杀猪人,一把亮森森的杀猪刀,使劲全身力气,捏住猪嘴,噌一下,朝猪的心脏部位猛刺进去,一个大窟窿,瞬间艳红的鲜血喷涌出来,猪的叫声越来越弱,最后任人宰割,主人家用盆子接起猪血来,回家做着吃,这种大场面,虽然我见得多的了,但还是感到很血腥,残忍,这要是谁家杀了猪,那别提有多羡慕了,有时候我们家里也杀一只猪,卖一半,留一半,那可是过一个肥年!

  接下来几天,一直到腊月二十九,可是我们比较忙碌的日子,我和弟弟必须一大早蒙蒙亮起来,带着毛线织的手套,穿着几层厚厚臃肿的衣服,天冷地滑,我们经常站在那里捏捏耳朵,搓搓手,只是为了去集市早早的占一个好摊位,卖年画,卖门神,从那时候我也认识了秦叔宝,尉迟敬德,弼马温,他们手持刀枪剑戟,怒目自威,下午三点左右才能回家吃饭,卖的好了还能卖一两百呢,慢慢的,我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,钱来的不容易!

 现在过年,对联是机器印刷的,门神也渐渐地消失看不见了,被各种贴画和福字代替了!现在各种肉,老婆大人想怎么买就怎么买,做的味道也挺好吃。有时候给小孩讲起杀猪的故事,小孩都没听过,全凭想象,总是说,爸爸你小时真可怜!

 到了大年三十下午,全村的鞭炮声一波接一波,噼里啪啦,空气里都弥漫着火药味,家家户户除旧迎新,接福迎春,我和弟弟协助爸爸贴门神和对联,大门的门神最宽最威武,什么鬼魅传说,什么魑魅魍魉妖魔,通通绕道,每年我们都给奶奶的房门贴一副:天增岁月人增寿,春满乾坤福满门,期盼奶奶健康长寿,奶奶今年87了!下来就等着妈妈做好吃的猪肉泡馍了,有钱的时候,弟弟啃一个猪蹄子,我拿一个猪尾巴,哈哈。

 一年一年悄无声息的过去了,小孩子也慢慢的成长着,在岁月轮回里,我和小孩一起玩着摔炮


版权声明


本站原创文章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相关推荐